来自 新闻 1970-01-01 08:00 的文章

 邱莹莹在洗手间里大声道

 樊胜美不语,套上风衣挽上包,打开MP3塞入耳朵,赶紧出门。关雎尔见此也不辩论,回去自己卧室,闭门不出,等安迪一起出门。邱莹莹没听到有人接腔,打开洗手间门,探出头来瞧瞧,看不到一个人,不禁叹一声气。找工作不易,现在连找人说话也不易了。   关雎尔默默地听着邱莹莹在外面摔摔打打,嘀嘀咕咕抱怨,而绝不开口。一直等到与安迪约定的时间一到,她立刻拎起大包小包出门。此时邱莹莹正在卧室,她就索性招呼也不打,再见也不说,免得惹来邱莹莹更多不满。然而,关雎尔这等举动看在邱莹莹眼里,自然变成了关雎尔与她生分。关雎尔为什么要与她生分呢?原因显而易见。听着外面楼道关雎尔与安迪等电梯时候的寒暄,邱莹莹一脸哀怨,都看不起她,都站位到强者身边。   安迪看见关雎尔拎着行李,奇道:“ 不是说明天早上走?”   “林师兄说,周五晚上既然有空,不如周五走,可以在家多住一夜。”   “嗯。说句扫兴的。我以前去美国读书,寄宿在一个美国家庭。主妇曾经给我一个忠告,夜晚尽量不要一个人搭不太认识的异性的车子出城,发生意外的概率相当高。”   “我们有同行的校友呢。”   安迪笑笑:“你总之见机行事吧。”   关雎尔并不傻,她也在怀疑晚上弄不好车上只有两个人。等上车,看看安迪的位置,想到城外漆黑的夜晚如果与林师兄孤男寡女坐在这么个小小环境里,何等尴尬,而且……还真是可怕。“我是不是该上车后看见只有两个人,就要求下车呢?……可这样不好,一般情况下林师兄是个好人,不会有坏心眼,他只是单纯地帮我,而我如果中途看见两个人就下车,就是摆明了指控他不是好人……嗯,这样不行……可如果不是这样,又怎能弄清楚车上究竟坐几个人呢……而且已经跟爸妈打好电话通知我今晚回家……要不,不回家了吧……现在就打电话给林师兄,索性告诉他我不回家了……不,现在不行,还是中午,就说我必须加班,晚上走不开了……嗯,还是这样保险,也不会伤及无辜。”   安迪听关雎尔整整念叨了一路,非常想不明白,一件小事值得花那么长时间斟酌吗。比如她,昨晚窜回家里,给谭宗明打个电话说清楚事情后就毅然将手机关了,哪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但在关雎尔眼里,这就是天大的事情。她一个上午将这件事藏心里,熬到中午,才躲到无人的天台上打电话给林师兄,借口晚上又有万恶的加班,无法回家。林师兄倒是很豁达地表示了一下遗憾,还说后会有期。关雎尔却是放下电话后,一直回味林师兄刚才的回答,想确认林师兄是否情绪稳定。等总总迹象证明电话那端的林师兄应该是情绪稳定,关雎尔又患得患失了,人家并不在乎她是否同车回家嘛,可见人家也没什么恶意之类的想法。于是关雎尔心里很遗憾,下午上班时候又是一直地想,可不可以再找一个借口,跟林师兄说加班取消可以回家了呢?   好在快下班时候上司一个电话要求加班,让关雎尔彻底断了念想,死心塌地加班。      曲筱绡昨晚虽然极其猴急地想听到赵医生的声音,可她最终还是策略地选择不打那个电话。但她早上起来后,看看时间,还是给一位做医药代理的朋友发去救急电,让朋友帮忙调查赵医生婚否。只要赵医生未婚,那么其余都不是问题。   但朋友劝曲筱绡别搭理不同阶层的人。“医生,收入明摆着的。拿红包多的,品行像孙子。拿红包少的,到我们玩的场合一说到埋单就只能装孙子。换口味也不是这种换法子。”   “玩玩啊,有你想那么长远的吗?哇,你不知道赵医生的声音多性感,我完全可以想象他如果在我耳边用这么磁性的说‘我爱你’……”   听得曲筱绡无比陶醉的描述,朋友奇道:“比苍蝇粉还有效?那我倒要亲自见见他。”   “苍蝇粉怎么比得上他,他就是女用小蓝片。你赶紧给我打听,最好今天就给结果。你若是看上他,愿意改变取向,我可以大方让给你。其他女人,你决不许告知。”   “必须的。你这两天脚伤不能出门,需要上门服务。那姚滨知道了,你可不能说是我帮你打听的。”

  • 上一篇:用眼神杀死你”进化到了“用眼神打动你”。
  • 下一篇:林雨峰默默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