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1970-01-01 08:00 的文章

可是她说的第一次,我还在路上

谭宗明盯着奇点沉吟片刻,道:“我明白了。谢谢您的一路关照。我把安迪接走了,非常感谢。”   奇点摇头:“安迪跟我提起过她的母亲,和她明天准备去接来的弟弟。我了解。此刻我不能一走了之,谭先生,她可能杯弓蛇影了,请您当面向她指出,我出现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人。她没有出问题。如果我走开,更不容易解释清楚。”说话时候,奇点见安迪忽然睁开眼,瞪着双眼看他,他索性直接跟安迪说:“对,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连我这几天都已经感受到你传递过来的压力。但这回纯熟乌龙,你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   有牢靠的谭宗明在,而且有谭宗明点头确认,安迪这才相信了。可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行径,她无地自容,急急跳入谭宗明的车子,“老谭,老谭,快送我回家,我要死了。”   “等等。我跟魏先生说几句啊。”谭宗明摆手请奇点走远一点儿,才道:“安迪很脆弱,而您对她的影响太大,十年来前所未有。这种影响很容易走向很不良的一面。我恳请您离开她。为她好,也为您自身着想。”   安迪却羞愧得无以复加,见两个人还在那儿窃窃私语,她留下一句话,就爬到驾驶位轰开油门溜了。“老谭,明天还你车子。”   两个男人愕然看红色尾灯飞快远去。   欢乐颂 24   “回家”这两个字,关雎尔都念叨快一星期了。樊胜美始终怀疑关雎尔醉翁之意不在酒,关雎尔又不是没出过远门,早年读大学也在外寄宿,这么多年下来,怎么可以一说到回家有如此兴奋的,樊胜美估计关雎尔自己都不清楚,兴奋地原因是那位同门大师兄。   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林师兄在周三提议将回家日期改在周五下班后,于是周五的早上,关雎尔早早起来,回家的包早已整理出来了,她委决不下的是今天穿去上班同时也得穿着乘林师兄车子回家的衣服。   樊胜美早起也是洗漱化妆好多事,期间多次被关雎尔一脸紧张严肃地插队使用洗脸台上面的镜子,她为了保障自己的使用时间,只得出声指点。“领子那儿加一条丝巾,颜色鲜亮点儿的。”   关雎尔答应,连忙去找出一条人家送她妈妈的丝巾,质量很好,虽然不是爱马仕之流,却也差可仿佛。她将围巾戴上,却犹豫了,“会不会喧宾夺主?”   樊胜美忍住笑,“唉,谁让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A杯啊,就是让你用鲜亮围巾喧宾夺这个主的。”   “啊,樊姐,讨厌啦。”关雎尔蹬足将围巾扯下,逃回自己卧室。可想来想去,又将围巾照原样放入纸盒,将纸盒塞入背回家的双肩包里。   樊胜美一径地笑,站在自己的卧室里,对着独家专用的穿衣镜扭来扭去,欣赏傲人身材。见邱莹莹揉着眼睛经过,就道:“小邱,小关今天回家,周日晚上回。我晚上有应酬,晚点儿回。”   “奇怪,越是工作忙碌的人越是约会多,越是没工作的人连约会都没有。老天眼睛瞎了。”   关雎尔道:“我回家,不是约会。”

  • 上一篇:最美的样子都在挑剔的电影镜头里
  • 下一篇:那您说,我现在该怎么办?”